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相声演员复工记

时间:2020-04-24 13:23 来源:网络 作者:121117 阅读:

  “相声这一行当,离不了观众。”春节档过去了,元宵档结束了,情人节档也已消散,上海品欢相声会馆创始人之一的成海涛,眼巴巴瞅着一个个黄金档期走远。

  4月2日,品欢复演。距离这家民营院团上一场的封箱演出,已过去69天。“我们成立12年来,即便中途更换驻场剧场,也从没有超过两周没演出的。”成海涛说。

  上海大世界,四楼。三盏摄影补光灯将现场照得透亮,品欢的演员们春节后第一次重聚:班主兼另一位创始人金岩穿着黑色短袖,正让同行的演员帮忙画眉;徐强带来了吉他,找了个角落自弹自唱;最年轻的搭档吴春梦、沙庆庆,一人背一个书包,里头装着一蓝一红两件长衫,这是为即将开始的表演准备的。

  然而,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现场观众的演出。一番纠结后,最终商定复演只在网上直播。

  可是,演员们却兴致勃勃——太久没上舞台,所有人都想念那种身在剧场的感觉。

  复演

  “直播间要不要6点半就开?先让观众进来?”身兼直播主持人的金岩,看上去比平时演出前更紧张。他们给自己安了个新身份——驻场大世界的期待剧场复演的院团。

  大世界仍未恢复开放,偌大的游艺区不见往日喧闹,除了品欢一行,只余几位摆弄着机器的摄影师。直播现场看起来仍维持着过年前的装饰,白色楼梯扶手上缠满了桃花枝,那原本是为一场盛大的国风游园会准备的。疫情突如其来,大世界匆匆关闭,时间好似暂停在1月25日。

  演出所在的大世界四楼展厅,主打沉浸式体验,摆了不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物件、老藏品,俨然是上海石库门弄堂的场景。金岩拎着小矮凳,挑了个书报亭的景,往矮凳上一坐,随手把快板放在面前的矮柜上,直播的背景就算搭建好了。“这直播演出,搁以往,叫作‘比仓促还仓促’。”

  实际上,演员们来得很早,一个个提前来熟悉摄像机位置与演出流程,认真劲儿绝对超过平日。毕竟,这是漫长假期过后的第一次重聚。

  往常,算上各个大小剧场的演出,品欢一年场次共两三百场。对惯于登台的演员们而言,不用排练就登台说相声,实在算不上难事。难倒他们的是对着一方屏幕,当一回主播。

  距离7点半的复演还有10多分钟,金岩与提早涌入直播间的观众聊了起来。“都说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。没演出也不能闲着,一天不练,自己知道;两天不练,同行知道;三天不练,观众知道。”

  7点半到了,直播间敞开,观众从一百、两百,很快跳到一千、两千、三千,不停地送出“小心心”。金岩近视,在矮柜上又放了一个手机,以便及时观看观众反馈。

  相声讲究抖包袱,金岩就拿直播间的音浪与观众送出的“可乐”埋梗,增加互动,间或秀几下快板。徐强依旧抱着吉他登场;吴春梦、沙庆庆换上长衫候在一旁,两人准备了个猜地名的段子。

  这场相声直播,观众量比品欢演过的任何一场剧场演出都要大,但效果如何,他们心里没底。“相声直播能不能走出一条新的路子来?我们不清楚。”金岩说,“但演比不演好,有比没有好,怎么复演都是服务观众。”

  直播

  “直播永远不能替代剧场,剧场的价值就在于现场体验。尤其是相声,很强调现场的氛围感。”这是成海涛的坚持。

  两位创始人想法趋近。金岩直言,尽管也拍段子、演短视频,但如果没有疫情,直播在他看来,就不是相声演员应该考虑的方式,“相声是以聊天的形式说笑话,得到现场观众反馈后,才能决定下一步动作。它是半即兴式的,是演给真人的。这与直播是矛盾的。”

  不过,关于这次复演,直播早就定了,问题只是演出现场“带不带观众”。

  一开始,复演的时间定于3月28日,一个周六。地点选在大世界一楼的露天舞台,原因无他——露天的环境,空气流通性好。当时上海乃至全国的疫情防控形势都已向好,企业有序复工复产。尽管复演的难度相对更大,但暌违舞台已久的相声演员们“需要一场演出”。

  “演是一定会演,也一定要演。”成海涛记得,第一次把“可能有演出”的消息发到微信群时,瞬时一呼百应。

  成海涛同演员以及大世界的负责人一连开了好几次会,“摆在面前的有三个选择:带观众、带少量观众,或是完全不带观众。为了安全,最后还是敲定不带观众”。

  “如果直播能让演员们聚在一起,那就要去试。”这是金岩的动力。

  市场风向如何,要怎样活下去,民营院团的敏感度超过国有院团。在这座迈向“亚洲演艺之都”的城市,注册的民营院团总数已超过300家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内容